好摄之徒(下篇)藉照片导人关怀社会潘毅桓夺奖成摄影名师

2020-07-02

好摄之徒(下篇)藉照片导人关怀社会潘毅桓夺奖成摄影名师有句话说,下班后的时间决定你人生的模样。工作佔据了日常生活的大部份时间,只是,人生又何止工作而已?潘毅桓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学习摄影,并逐渐把它发展到专业水平,让他成为亚洲首位连续两年荣获美国权威《黑白摄影》杂誌摄影赛聚光灯大奖的摄影师。在学习摄影之前,潘毅桓在艺术或摄影方面的知识是零,那时候,他就只有在旅行时带?傻瓜相机随手拍的技巧。从事网络市场行销行业的潘毅桓还笑说,自己满身都是铜臭味。而常穿衬衫的他看起来也更像是一般的上班族,只是,当话题转到摄影时,他就会瞬间转移身份,开始滔滔不绝地分享他的摄影故事。十年前,潘毅桓在意外的情况下,买下了他生平的第一台单眼相机。当时对电子产品稍有研究的他原是陪同亲友到朋友经营的相机店选购相机。“本来只是陪亲戚去,结果,朋友说如果买两台,他就算便宜些,所以我也败了一台回家。那时候单眼相机还不普遍,一台要价5000令吉。”最难拍人捕捉特殊感觉花了这幺多钱,当然要好好应用。因此,他和亲友很勤力地翻书和杂誌,以了解相机的运作、拍摄技巧等。只是,再怎幺努力,他总觉得自己只是在摄影知识和技术的海裏漂浮的一块木,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也无法确实掌握到自己想要学习的东西。“当时,许多摄影杂誌因为商业利益关係,多是介绍产品多过谈摄影知识,我学了一堆有关器材的相关知识,摄影所需要的技术反而没学到。”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他参加了摄影旅行学习团,并在稍后拜师学艺,跟随陈亚华老师学习。潘毅桓说,他在学摄影初期,和大部分人一样,总是在没经过思考的情况下举起相机就拍摄,也没有想过自己想要拍摄何种风格或主题的照片。后来,他逐渐掌握摄影知识和技巧,也发现最难拍的其实是人。“人一直都在变,这不是你掌握好技巧或拥有最好的器材就可以拍好的,除非你接触了那个人,否则拍起来就总是捕捉不到那种感觉。”经过一番琢磨和了解后,他渐渐探索出属于自己的拍摄风格和喜好,并把主力都放在人文摄影上,同时往这方面追逐和深入研究,期待可以一再带来突破。拍摄柬埔寨贫民窟获奖自小,潘毅桓因为常常随家人搭乘火车往返马新两地探访亲友,因此,他对火车情有独锺。当他在面子书上看到一名柬埔寨的摄影师拍摄当地火车和孩子的照片后,便与对方取得联繫,并和他称为大师兄的同学出发到柬埔寨拍照。他们抵步并与朋友会合后,朋友便充当翻译,带他们到铁路一带的贫民窟去拍照。“我们之前只是通过面子书结识对方,那次到柬埔寨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他还是很热心地带我们去拍照,因为他拍摄当地情况的目的本来就是希望可以让更多人了解和看到当地的情况。”后来,他一再旧地重游,不停地用镜头记录当地的情况,同时也到柬埔寨金边的一座垃圾场去拍摄另一系列的照片。“在垃圾场,很多贫民就住在附近,孩子们没有上学,每天都可以看到孩子们在垃圾堆里找可以变卖的东西,靠捡垃圾找生活 。“这是生活的另一面。在这里,我看到人的求生意志可以多幺强大,日子虽然辛苦,但他们靠自己的付出去求生存。”这些在2012年至2014年之间拍下的照片,便是他参赛并得奖的作品。他也曾在过后尝试带人和物资去协助当地贫民,只是因为某些特定的因素,垃圾场已经不再允许外人进入。摄影不同拍照拍照和摄影看起来是同一回事,但对潘毅桓来说却大不相同。“拍照只是在于把一张照片拍好,带给人的第一个感觉是‘哇,好漂亮的照片’,而在现有手机的各种应用程式的协助下,很多人都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摄影却属于更深一层的技术。”他认为,一张照片可以带来各种不同的讯息,关键在于拍摄者的目的和呈现的方式,而这就是摄影的意义。“你的照片想要带出什幺讯息?想要让人体会到什幺?这些都是拍摄前的构思。”当然,从拍照到摄影,所需要的是摄影师不断的学习和敏锐细心的观察。“拍照和摄影,两者各有各好,一切视乎个人的喜好和追求而已。”他希望别人看到他的照片后的反应,不仅限于高呼“哇,好漂亮”的层次,而是会在讚美后再细细思考照片所要表达的讯息和意义。欲拍柬宝石山矿工生活不果潘毅桓原本打算到柬埔寨展开第三次的拍摄计划,但目前被逼暂时喊停。有关拍摄主题是柬埔寨东北部的宝石山,他希望拍摄当地矿工採矿的情况。“由于当地很多人都是非法採矿,游客拍照并上载到社交网站后,导致这些矿工被逮捕,因此,他们已不再接受被拍。”虽然这项拍摄计划因此而暂时喊停,但他希望有朝一日能继续完成它。此外,潘毅桓过去在拍摄当地孩子的照片时,也沿用一般人的作法,即以糖果来作为谢礼。直到一名外国妇女对他说了一番话,他才停止送糖果的作法。“有一次,我在吴哥窟替一些孩子拍照后,照例拿糖果送给这些孩子时,一名外国妇女说:‘如果你请他们吃糖果,请你同时确保让他见牙医’。”这一番话敲醒了他,并让他顿悟到自己的派糖行为不但未为孩子带来好处,反而对孩子造成伤害。送柬民物资助纾困境摄影改变了潘毅桓看事物的眼光,也让他和别人有不一样的互动。在柬埔寨贫民窟拍摄的时候,他在朋友的领路和翻译下,慢慢和当地的小孩接触,再和孩子的父母、家人相识及相处。“在贫民窟,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当成人看到我们对孩子没有恶意时,他们都会很欢迎我们。”渐渐的,当他一再因为拍摄而重返当地时,他开始思考可以如何在自己的能力範围内,给予这些贫民一些帮助。过后,他把自己不再穿但却还算新的衣物带给当地人,或带一些孩子需要的物品给他们。他也和负责载送他们的嘟嘟车司机成了朋友。这些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让他感受深刻,也非常享受他们彼此之间建立起来的关係。摄影,对他来说,已经不再只是拍照和说故事这幺单纯而已。盼摄影师大方分享资讯潘毅桓认为,摄影师互相分享资讯可以让更多人看到不同的东西。拍摄柬埔寨贫民窟之前,他在面子书上加了一名当地的摄影师为友,双方从未见面,但当他看到对方的照片而想到当地拍摄时,对方二话不说便依约与他们会合,再带他们到贫民窟拍摄,同时义务充当他们和当地人之间的翻译员。“但在我国,有些人并不太愿意分享自己拍到的东西的相关资讯。”他说,他还算幸运,总会遇到比较大方的朋友,让他能够找到自己想找的拍摄对象。以本地文化传承为拍摄主题潘毅桓的得奖作品都是在国外拍摄而成,目前,他也渐渐留意能够凸显马来西亚特色的拍摄主题。他曾在朋友的带领下,到柔佛州麻坡去拍摄梅花棺,“那是一对兄弟一起製作梅花棺,这行业已经快没落,很多人去拍摄时都把焦点放在棺材上,我的拍摄主题却是在不打扰他们的情况下,记录他们的生活起居和衣食住行。”此外,他也对不同籍贯的大戏文化有兴趣,并正?手研究拍摄的角度。“在拍摄有关本地的照片时,我倾向于表达有关文化传承的主题,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背后更多的故事。”潘毅桓过去两年赢获的部份摄影奖项:马来西亚摄影家协会博学会士、英国皇家摄影学会硕学会士(专业应用组纪实摄影)、美国国际彩色摄影大赛(世界孩童)/季军、莫斯科国际摄影大赛(新闻组)/季军、PX3 法国国际艺术摄影大奖赛(纪实书籍出版组)/亚军、美国 Lens Culture Exposure Award获选参与展出、莫斯科国际摄影大赛人文纪实组(专业组)/季军、英国中介密度摄影大赛(新闻报导及孩童)/3项荣誉奖、美国国际摄影大赛(人物组)荣誉奖/何欣瑜.2016.10.1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